《阿修罗》闪电撤档与中国电影产业的尴尬症

编辑:凯恩/2018-11-02 14:50

  2.高风险

  很多影片,明星的片酬就占了一半的成本,其他成本如特效、编剧、化妆、后期等加起来还不如明星片酬高,也难怪一些“伪大片”明星扎堆,却质量堪忧。

  曾几何时,电影业存在这样的公式,大制作+流量明星=赚钱效应,要是碰巧能把故事讲好那就是“锦上添花”了。

  “弱势”的中国片方

  经过片方与影院的博弈,片方的分成基本稳定在了43%-45%这一比例,那么,剩下的就全是影院的吗?也不尽然。中国采用院线牌照制度,到目前为止一共发行了48张牌照,这意味着中国很多影院并不具有院线牌照,需要与拥有院线牌照的公司合作,而上交一部分分成。

  

  中国票房分账是历史因素加双方博弈的结果。要知道,我国1993年才开始实行电影行业的市场化改革,因此,这个行业受计划经济的影响也颇为浓重。最初的分账模式参考美国模式,不过在比例上相差巨大,1995年《红粉》、《红樱桃》等几部国产电影,制片方仅分成35%,电影公司+影院分成65%。也就是说,中国片方的弱势基本是市场化之初就定下的基调。

  这一环又一环的开支严重压低了影院们的利润,故中国影院们也有死守分账比例不能下降的苦衷。

  原标题:《阿修罗》闪电撤档与中国电影产业的尴尬症

  关于中国片方弱势的讨论由来已久,目前来看,片方与影院从可分账票房中分账比例大约为43:57,这个数字可能给你不能带来直观的感受,不过当我们把它和美国的数据相比较时,或许你就能明白为什么说中国片方显得弱势了。

  为什么美国影院仅靠40%-50%的分成就能获得中国影院靠57%的分成才能获得的利润率呢?

  2018年注定是中国电影的丰收之年。二月,春节档票房超100亿人民币,刷新世界单月票房纪录。今年上半年,实现票房320亿,大增17.8%。

  从资本为王到内容为王

  去年,有一部电影《星球大战:最后的绝地武士》在北美上映,迪士尼在与院线方签订的附加条款中,要求分账65%甚至70%票房。中国片方的弱势与美国片方的强势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根据我们之前的计算,一部电影片方分成约为总票房的1/3左右。可以这样理解,一部电影的票房要达到制作费用的三倍才能基本回本。当然,如今宣发费用越来越高,回本的要求可能更高。按这样计算的话,《阿修罗》要获得22.5亿元的票房才能回本,也难怪片方要喊出30亿票房的口号,毕竟还得赚钱不是。

  最后,中国影院收入中其他收入不到10%,美国大型院线的收入中其他收入通常能占3成。

  

  而明星的成本增长过快也是电影投资高风险的一大原因。毕竟这部分开支是固定的,电影要回本,就需要取得更高的票房。可是在电影市场现状下,票房稍有扑街,掉出30名外,基本就离亏损不远了。

  4

  

  电影票房分布呈现出金字塔结构,并且,从近几年的趋势看,票房和资源还在进一步向头部电影聚集。要知道,2017年前前后后一共上映了483部电影。这其中,超过6成电影票房低于1000万,凤凰娱乐(fh03.cc)几乎连一个响都没听见就销声匿迹了。有些影片票房甚至只有几千几百元,如《故乡面?叁花情》票房收入169元,《嘻哈英熊》票房收入255元,《商界》票房收入3311元。

  实际上,除了万达影院这种在自建商城开影院的模式,租金相对较低外,其他影院的开支中,租金成本平均约占总成本的20%以上,对比而言,美国同行的租金成本仅为7%左右。

  中国电影盛世,受益最多的应该就是电影明星们了。电影票房高速增长,明星的片酬增速还远胜票房增速。尤其是这几年,天价片酬几乎见怪不怪了。有数据统计,仅2016年,一、二线演员的片酬就增长了近250%。

  当《羞羞的铁拳》、《我不是药神》、《战狼2》等票房收割者里,主创自己的影投公司已经取代传统的电影集团成为主要出品方时,当欢喜传媒不惜用股份绑定徐峥、宁浩、王家卫、陈可辛、张一白及顾长卫等一众导演的时候,你就知道,世道变了。

  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,但有钱还真不一定能拍好一部电影。一次次惨痛的现实证明,资本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,回归初心,方得始终,电影的核心还是内容。

  1.发展不均

  5

  

  票房收入毛利率低,其他如食品饮料、衍生品等的收入,毛利率通常高达80%以上。

  中国电影行业蓬勃发展,聚光灯下,不少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。

  

  我们将票房超过20亿的电影称为超级票房大片,今年才过凤凰彩票(fh03.cc)了一半,超级票房大片已经积累了5部,而去年票房超过20亿的电影仅有三部,也就是说就这一数据来看,今年上半年就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数据。

  因为行业高度不确定,所以资本严重的扎堆到头部资源以增加确定性。保证投资回本的秘诀有二:

  再者,刚刚我们探讨的比例仅仅是可分账票房。可分账票房是总票房减去5%的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和3.3%的特别营业税(营改增后升至6%)后的数值,剩下的才是片方和影院方可分账金额。

  我们统计了去年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总票房,这十部电影的票房均超过了10亿元,加起来约人民币203.38亿元,占当年总票房的36.38%。排名前二十的电影票房总和达295.63亿元,占2017年总票房的一半还多。

  不过,随着中国电影业市场化程度增加,这样不科学的分账比例显然无法激发商业电影的创作投资积极性。2002年至2006年,新画面电影公司利用《英雄》、《十面埋伏》等在当年拥有大量票房和口碑效应的电影,将片方的分账比例提升至42%。2008年,广电总局发出《关于调整国产片分账比例的指导性意见》,由当年票房冠军《赤壁》进一步奠定了片方原则不低于43%的格局。

  1

  《阿修罗》是这个公式的标准产物——“耗时6年,斥资7.5亿,影帝+流量小生”。现在看来,当这些元素合成在一部电影中时,这很有可能是一部烂片。另一部可以参照此公式的电影是已经定档8月10日的《大轰炸》。(此片背后的故事非常精彩,读者可结合崔永元微博一起食用效果更佳。)

  尾声

  这必然导致一个结果——片方在分账时拥有很强的话语权,上世纪80年代,片方分账普遍高达70%,无数院线,尤其是小院线的生存空间被压缩,最终掀起了一波影院关停潮。大浪淘沙,一部分行业整合者也正是抓住了这一波机会,AMC、Regal等院线巨头垄断地位逐渐显现。

  影院的苦衷

  这样高的亏损概率,拍电影就像是做风投。

  凤凰娱乐(fh03.cc)责任编辑:

  3.明星片酬畸高

  电影票房丰收,难掩行业发展乱象

  2012年,中影北京发行分公司、华谊兄弟、天津博纳、星美影业、光线传媒等五家公司“逼宫”院线,要求2012年贺岁档上映的《1942》、《王的盛宴》、《大上海》、《一代宗师》、《十二生肖》、《血滴子》等影片开始执行分账比例将不低于 45%:55%,比之前提高2个点。最终在国家电影主管部门的调和下,实行阶梯式分账。如《一九四二》票房在3亿之内比例为43:57,3亿至8亿之间是45:55,超过8亿是47:53。

  

  2)明星明星还是明星。因为现状已经变成了:投资方只认明星才投资,片方只认明星才拍摄,观众只认明星才观看。当所有的要素都围绕明星转的时候,影视产业链乱象丛生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  电影质量和票房结构严重不平衡,电影市场马太效应加剧。

  尽管中国的电影票房已经赶上了美国,但不得不承认,不管是从产业链的角度,还是监管的角度,中美影视行业之间的差距仍然明显。在好莱坞,有一套完整的生产流程使非标的影视剧生产尽量的标准化,然而,即使这样也难以保证内容必定受到观众的喜爱。每年都有大制作却扑街的电影电视剧便是明证。

  

  1)不计成本地加大投入,这样矛盾的事实却是我国影视行业的现状;

  在我国,非标的特点则让投资方与片方普遍缺乏安全感。

  电影是一门生意,又不只是一门生意。正是其非标的特性才让这门生意显得如此残酷,所谓“耗时*年,斥资*亿”的产品,往往仅有一个月的展示时间。票房丰收or票房扑街,颇有些宿命论的意思。

  《阿修罗》的败阵揭示了中国电影投资的高风险,而这种高风险的背后,则是尚未成熟的中国电影行业走向成熟时的偶然与必然。

  《阿修罗》,这部号称耗时6年、斥资7.5亿的“大片”在上映三天之后黯然撤档,而这三天,《阿修罗》仅取得4847.5万元票房,与片方之前喊出的“30亿票房”目标放在一起看,实在有些尴尬。

  作者:格隆汇·morty

  选择在暑期档上映,不得不说《阿修罗》有些错估了形势。不到两周前上映的现象级影片《我不是药神》热度还未褪去,其排片仍高达50%以上,姜文的《邪不压正》便紧接着上映,也是吸睛不少。选在这个时候上映的《阿修罗》可说是在夹缝中生存,其票房不达预期也是在预期之中了。

  2

  3

  不过,即使经过这么多年的微调,片方分账比例一再上升,目前来看,与美国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。

  这件事甚至传到了国外。报道称,一部电影上映后迅速撤档,这在好莱坞简直闻所未闻。一般的电影要连映一个月左右,此前也曾有几部美国影片上映两周后撤挡,但是《阿修罗》仅上映了一个周末就撤档,实在是非常失败。

  片方与院线的分账可看做双方的利益博弈,谁都不愿亏着。同时,分账比例还与片方与院线的势力对比有很大关系,比如在美国,1948年美最高法院颁布反垄断的“派拉蒙判决”,裁定大制片厂不得同时控制制片与放映环节之后,便形成了八大电影公司(现在为五大)垄断上游制片发行,无数院线在下游垄断竞争的格局。

  时间倒回十年前,2008年中国电影票房最高的是吴宇森的《赤壁》,票房为2.75亿,这个数连去年的前三十都排不进去,实在有些不可想象。

  可是,把电影看做一门生意,还不能忽视电影的另一层属性,其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是高度非标的。

  电影业市场化之后,资本争相涌入。既然电影已经是一门生意,那么票房就是决定这门生意成不成功的唯一标准。

  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”

  片方的相对弱势对应了影院的“强势”,不过,这种强势是打引号的。

  电影票房结构的不均衡直接导致了另一个后果,就是大大增加了电影投资亏损概率。虽然去年国产电影总票房再创新高,但根据统计,2017年国产电影只有不到10%实现了盈利。即使在国产电影票房收入前一百中,也仅有28%实现盈利,越往后盈利概率越低,一百开外的电影则更惨。

  票房膨胀只是起高楼的过程,楼塌之后,当电影开始回归内容的时候,至少说明中国电影开始往前走了。